“纽约客”1964年12月26日第26页(Robert Gutwillig在“时代周报”评论中对索尔贝娄进行了采访

)“每日刀锋”的王牌小天使记者Angus Fenisong采访了Solita Blather(作者为Hay的裸体; Hey,裸体女士; Lady Into Mink)在纽约的斯蒂尔顿酒店(Stilton Hotel),在那里她刚刚与The Lady的手稿签到,是一本貂皮,这是有史以来出版的第一本带有真正貂皮夹克的书

她身材高挑,金发碧眼,性感妩媚,她穿着透明的睡衣迎着Fenisong门口迎接

Fenisong很惊讶地发现Blather欣赏他的报纸曝光和他欣赏她的小说一样

她在诱惑性地喝着香槟时,询问了通常的面试与作者的问题

她问他是否可以修理她的电动卷发器

他说他会通知办公桌(电话没有了),突然他在走廊里,他的外套和帽子都p在了他的怀里

他想知道他是否能用文字来捕捉Blather精神的变色龙般的本质

查看文章

作者:元幡捋
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
team